导航

当梦想照进现实

2013-11-18 14:06  证券时报

    证券时报记者陈英

    接触过很多开客栈的朋友,几乎都是热衷户外、好交新友、喜欢旅游摄影的自由人士,至少骨子里藏着“浪迹天涯”的梦想。开客栈,很大程度上,是把梦想照进了现实。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,当梦想有了残酷的沾染后,有人放弃,有人坚持,有人在里面找到了新的定义。

    每个带着憧憬到西涌开客栈的掌柜们,尽管做好了各种吃苦的准备,可现实中遭遇的繁琐还是让他们有时候很迷茫。老窝客栈的掌柜为了在门前的大院里装个竹门和葡萄架,家里的老爷子亲自上阵,以命相挟挡住了前来拆迁的工作人员。当然这事夸张了些,但余掌柜回忆起当时的矛盾冲突还是心有余悸;红楼掌柜花了大半年的时间,周旋于村委的各个单位疏通关系,开工后仍旧焦头烂额;时光客栈的“梦想家”们围绕房租、装修和房东们反复协商,耗尽了精力和时间……这还只是开头。

    老窝客栈的小海说:“当初,我舅把我从陕西叫过来打理客栈,一想到面朝大海的生活,我就兴奋得睡不着觉,我把未婚妻都带上了。可现实并不是你想得那么美好。客人来的时候,我就是个打杂的,什么活都干。送毛巾、找洗发水、修灯、背醉酒的客人回屋,连半夜抓蟑螂这事都叫我。整夜整夜地无法入眠,只要有动静,我的耳比兔子还灵。”时光客栈的小君说:“那时候,只要电话一响,我头皮都发麻。晚上睡觉,满脑子都是电话铃声,我都怀疑自己要神经了。你无法想象一天24个小时都在不停接电话的情景。曾经设想的客栈生活是看大海、晒太阳、聊人生,事实上,每天拆洗被单、收拾房间、处理客户各种杂事就让你累得不想说话。”……这些不起眼的小事贯穿着客栈经营中的分分秒秒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问题,对于追求梦想的人来说,这算什么呢?关键问题还是客栈的前途,说直接点,就是客栈的经营。

    深圳的周边,有很多可以开客栈的地方。和丽江、凤凰、三亚那些国内知名古镇、景区不同的是,深圳的海滩资源并不独特,全国人民不会蜂拥而至。尽管有着“中国第八大海滩”之称,深圳西涌吸引的游客大多还是来自广东、广西、湖南、珠江三角洲等附近地区。从客源上来看,西涌这地方很难时时游人如织,这样,客栈的发展本身就有了一定的局限性,经营时期便有了淡旺季,两者境遇天壤之别。记者到的西涌采访的时候是国庆节刚过,正是淡季的开始,尽管是周末,整个鹤薮村就没有几个人,除了几家正在赶工装修的民宿外,大多客栈都关了门。大中午的在村里转悠,想找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几家能选择。客栈的掌柜们都表示:“这里的客栈就是做半年生意。4月到5月天气转暖到酷热,一直到10月,是每年的旺季,家家客栈生意红火,住宿供不应求,连带周边的餐饮业也品种繁多,有烧烤、有海鲜、有湖南菜、四川菜,也有当地广东粉,从白天到半夜,这里的所有经营都歌舞升平。可是进入11月,一直到来年3月,游客稀少,生意零星,许多客栈索性关了门,掌柜伙计们都撤回市区各自营生,村里的餐饮、酒吧自然也熄了火,经营这些的村民们天天晒起了太阳。”此前,西涌海滩有点名气时,来这里的人多了,为了维护环境,村委会把沙滩圈起来收门票。据了解,一年门票收入就上亿,成了村里很大的一块收入来源。当时,村里没有客栈,想住宿的游客就找村民,村民把闲置的房间腾出来,门口挂个牌子,有生意就做,没生意也不影响自家生活。统计下来,家家住宿的收入一年也有个三五万。近几年,来这里开客栈的村外人多了,一栋房子出租,一年收租10万到15万不等,村民们自然有了选择:与其自己经营才三五万,不如把房子租出去,坐收几倍收入,何乐不为。所以,鹤薮村里的客栈越来越多,近两年倒有点像工地了。

[责任编辑:毛青青]
分享到:
资讯 区域 市州 读报 互联网 观点 科技 IT知识